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妈妈的菜 很好吃

妈妈的菜 很好吃

妈妈将炒好的鱼香肉丝端到了桌子上,我从后面打量妈妈的身材,只见她穿 着蕾丝半透明内裤,薄纱的材质将她的屁股若隐若现的展现了出来。有一种犹抱 琵琶半遮面的娇羞。 我看的呆了,忙走上前去,从后面抱住了妈妈,竖起的鸡巴也顶在了妈妈的 屁股上,就感觉好柔软,好舒服的感觉向鸡巴袭来。「干嘛呢? 又跟妈妈贱上了!快尝尝我做的菜怎么样?第一次做这个,不知道味道正不 正宗,反正闻起来是挺香的哈。」 妈妈没理会我胀起的鸡巴,是在顾左右而言他吗?又或是刚做完一道菜,迫 不及待的想让别人给她点评一下? 这么想着,我也没说别的,又将下体狠狠的怼上了妈妈的屁股,这样硬硬的 鸡巴,妈妈一定会感受到的,我就想看看妈妈是什么反应。 「哎呀,你越来越放肆了!你个小坏蛋。」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硬度。妈妈 忽然娇羞的说道。 「妈,又想你了!」我一边抱着老妈,一边头靠着她的耳边,对她轻声说。 「又想我啦?今天不行的。」妈妈将两只手放在我的手上。半转着头看着我 说。 「为什么啊?」听到这,我不禁奇怪。 「这两天妈来事了!」妈妈说。 我没听过这次词,忽然间蒙住了,便问:「来事?什么是来事啊?」 妈妈打了个关子,「你猜呢?」 我想来想去,还是感到没有头绪,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。「我不知道啊, 妈。」 「哎呀,笨呢,就是来月事了呗。」 我恍然大悟,那不就是来月经了吗,为什么说来事呢,真是莫名其妙,当时 不了解,现在才知道,来事是在女人之间的说法,我只看到过教科书,所以只懂 得月经这个词,对民间用语哪里知晓。「哦,我懂了!」这么说着,还是有些不 能相信,会不会是妈妈想个法子拒绝我呢。于是便问:「妈,真的假的啊!也没 见你垫着护垫啊!」 妈妈说:「垫着呢啊。」「你骗我吧,怎么看不到呢?」从妈妈的蕾丝小内裤看去,的确看不到任何 护垫的痕迹。我便伸手隔着内裤去摸妈妈的阴部那里,妈妈那里鼓鼓的,有个微 微的隆起,但是并没有感觉到明显有护垫的感觉。 「哎呀,妈妈垫的是超薄的,不是那种大的。」说着妈妈将做饭的围裙撇到 一边,将内裤的上边扯了一角,我从上面看下去,就看到了妈妈性感的逼毛藏在 内裤里,内裤的底下真的垫了一层白色的薄薄的小护垫。上面还有一丝血迹。 「哦,是这样的啊。」这种护垫我在电视上的广告中见到过。在现实中,还 真没研究过。平时妈妈的护垫都放在她的卧室里,我也没去翻过,今天见到这带 有血迹的护垫,竟然也觉得有一种性感在里面。 「妈,让我看看你下面呗。」我求着妈妈说。 「带血的呢现在!看它干嘛?」妈妈有些不解。 「我有点好奇!」我说出了我的想法。 「好奇害死猫。你没听说过啊。」妈妈依旧不让看。 「哎呀,我就看看嘛,有点觉得性感呢!」我说。 「性感?看来你真跟你爸一样,有点变态!」妈妈翻了个白眼,打趣道。 听到这里,我来了兴趣,便问:「跟我爸一样?我爸他都有哪些嗜好啊!」 「不说!」似乎这个话题,妈妈并没有什么兴趣。前前后后也没兴致主动参 与进来。不过见到妈妈带着护垫,确实是来月经了。这样,也不可能和她做那种 事了。 我又想起了拿在手里的手机,还是很希望能拍几张妈妈性感的照片的。于是 对妈妈说:「妈,拍几张照片呗。」 「不拍!」妈妈强硬的拒绝着,然后转脸看着刚炒的鱼香肉丝,对我说: 「快尝尝我做的,一会都凉了!」看来妈妈今天的兴趣一直在她的厨艺上。怎么 说,也不能打消她的兴致,虽然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和意愿。「哦,好吧!」我 答应着。 我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,刚到嘴里,就感觉到一种酸甜咸辣香复合的香喷喷 的味道。十分好吃,便对妈妈说:「嗯!很成功!挺好吃的!」 妈妈顿时变得很兴奋,「真的吗?第一次做啊,这次就会了,以后就经常给 你做好不好?」 妈妈平时也很愿意探索自己的厨艺,总是在网上或者自己买些烹饪书籍,照 着上面说的菜谱自己练习,有的时候做的并不好,有的时候会很好,发挥也不是 很稳定。而这次,妈妈显然是做的很到位,将鱼香肉丝这道菜的色香味都完美的 展现了出来。 「嗯,行啊!」我答应着。 「我去给你盛饭。」妈妈这样说着,便起身去电饭锅前盛了一碗米饭出来。 端到我的面前。 我一口肉丝,一口米饭,吃的实在是过瘾。看我吃的这么香,妈妈一直在旁 边微笑着。「妈,你怎么不吃啊?老看我干嘛啊?

  「哎呀,你不知道,这一个大厨最幸福的时刻,就是看着别人大口大口吃她 做的菜了。」妈妈见我说菜比较好吃,似乎是很得意,竟然自诩为大厨!看来妈 妈的幸福也是很简单。 「你也别光看着我吃啊!你也吃吧!你这样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。」我对妈 妈说道。 「嗯,好嘞。」妈妈说着,自己也去盛了一碗米饭。在我旁边坐了下来。她 夹了一口肉丝吃了下去,说道:「嗯!还真是好吃!」 看她那么满足,正在兴头上,我便趁热递出了自己的想法。「妈,我想给你 拍点照片,平时自己看看什么的。」 妈妈见我又提起这个,楞了一下,回道:「拍什么照片啊,天天跟你妈抬头 不见低头见的,还看不够啊!」 「哎呀,我想拍拍那种性感一点的,自己留着看。」我放下筷子,认真的说。 「哦。」妈妈沉吟了片刻,继续说道:「那样不好吧,再说你那手机要是被 别人看到了,你该怎么解释啊。尤其是要是被你爸看到了,会怎么办啊?还是不 要!」 我继续劝道:「不会的,我会设置密码啊,谁都看不到!再说要是被别人看 到了,我就说从网上下载的,又能怎么样?」 「哦。」妈妈又是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,说道:「那样不好吧!」言语中带 了些动摇,似乎被我说动了。现在只需要我临门一脚了。 「哎呀,妈—— ,您就答应我吧,您身材这么好,拍出来肯定好看。」我发起 了赞美攻势。 「真的假的?」妈妈还是有些犹豫。 「您就听我的吧,准没错,我拍完了会给你看的,你要是觉得不合适,我就 删除。再说也不露脸的,怕什么?」 妈妈听我这样说,似乎放心了很多。又想了一会,终于说道:「那好吧。」 听到妈妈答应了,我喜出望外。对她撒起娇来:「妈,你真好!那我拍了啊?」 「急什么,先吃饭!」妈妈说道。 「嗯,好的!」我答应着,于是吃起了饭。和妈妈都吃完了饭,妈妈将桌子 收拾了一下。接着我拉着妈妈就到了我的卧室。妈妈进了屋,忽然说道:「忘了 一件事了吧!去把门锁上。」 我会意,「哦!还真忘了!」边说着,边去门口将门从里面反锁了起来。 待我回来,母亲已经坐在我的床边。我的卧室并不大,和妈妈爸爸的卧室想 比,我的卧室算是小了一号,里面除了一张单人床,还有一个书桌,再就是靠墙 边的衣柜。我叫母亲把做饭的围裙摘了去。「妈,你躺下来吧。」我开始像一个 摄影师一样指挥着妈妈。 「怎么躺?」妈妈问道。 「你先一条腿搭在床边,一条腿踩在地上,躺下来就行。」我说道,这个姿 势,母亲的双腿之间就有些劈开了,除了看到母亲内裤里若隐如现的逼毛,还能看到母亲两腿间外阴部的迷之隆起,十分性感。 我打开手机的照相机,调整好焦距和画幅,就开始按起了快门。 一连叫母亲换了7,8个姿势,拍了能有20张照片,看到母亲如此美艳的 身材,我的鸡鸡不自觉的又竖了起来。顶着我的裤子,形成了一个小帐篷。母亲 似乎也看到了我的裆部的隆起,盯着那看了一会,对我说:「怎么了?这都能硬?」 我放下手机,对母亲说:「是啊,实在是太难受了!」 母亲似乎有些担心:「那你一会不许自己弄出来啊,手淫可对身体不好!」 听到这,我急忙说:「妈,那你帮我吧,实在是太难受了!」我知道今天妈 妈来月经了,不能再和我同房了,不过应该可以帮我打飞机或者口交的吧。 「那好吧,不过今天不可以做啊!知道不?」妈妈说。 「放心吧,我知道。」我答应着。 「来吧!」母亲伸开了双手,向我张开了怀抱。我将手机放到旁边的书桌上, 走到了母亲的跟前。母亲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,又将我的内裤退到膝盖处,这样 我的鸡巴就展现在了母亲的眼前。母亲一直盯着鸡巴看,现在我的鸡巴如同要爆 的气球,胀胀的,似乎要爆炸了。坚挺的立着,与身体呈40度角,骄傲的向上 翘着。 母亲用手抓住我的鸡巴根处,左右摇摆了几下,叹道:「你就像只小公牛啊! 真壮啊!」 「嗯,可难受了!」我左手撩起自己的上衣,低头看着妈妈握着我的鸡巴, 将另一只手抱着妈妈的头像我的鸡巴靠近。妈妈会意,自己将身体主动接近了我, 头一伸,嘴就含住了我的鸡巴。 我的鸡巴立刻感觉到一阵温暖和湿润。好刺激的感觉。妈妈开始来回用嘴抽 动起来。我的龟头感觉到妈妈的嘴唇似乎正吸着我。 一种像猫咬的感觉像我的龟头袭来,刺激无比。我也低低的发出了一阵呻吟 之声。 此刻,妈妈闭着眼睛,来回套弄着我的鸡巴,表情很享受的样子,爸爸很少 回家,这些天除了跟我过性生活以外,就没别的性交活动了。都说女人三十如狼, 四十如虎,母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怎么能没有需要呢? 而我的手也没闲着,既然母亲的逼逼来月经了,那就摸母亲的奶子吧,我将 母亲的胸罩撩开,母亲白花花的大奶子就露了出来,奶头很挺,很粉嫩,我用手 指玩弄着母亲的奶头,不一会,母亲就发出了一阵呻吟,由于还一直吸着我的鸡 巴,所以只能发出「嗯!嗯!……」的声音。 这时母亲忽然将嘴从我的鸡巴处抽了出来,抬起头看着我,对我说:「一会 你要射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啊,别像第一次似的没有准备。」 第一次母亲给我口交的时候,我的确没准备好,射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告诉母 亲,其实更多的是没经验,全部精液都射到了母亲的嘴里,让母亲没有防备,呛 了一口。这实在是我的错。「嗯,知道了。」我说道。 母亲将嘴套住了鸡巴,前后抽送起来,我也觉得爽翻了天,龟头刺激的无比 兴奋,就这样大约过了15分钟,母亲大概是累了,问道:「还不射呢?」这时候,我就感觉龟头热的要死,快要马上爆发了,对母亲说:「马上了! 快了!」母亲一见我这样说,便不再用嘴套弄了,而是用自己的右手对我的 鸡巴撸起来。我的鸡巴被妈妈撸的相当兴奋。只觉得一股热流喷向龟头,一下子 就射了出来。这次射精的力道很大,前面一部分都射到了母亲的脸上。而到了后 面,力道逐渐减小,有一部分射到了妈妈的嘴里。 母亲用舌头来回搅动着浓浓的精液,不一会就咽了下去。 「妈,你吃了啊!」我问道。 「嗯,是啊,这可是好东西,不能浪费。」妈妈说。接着将脸上的白色的浓 稠精液都打散开来,涂到了脸上的每个角落。「还美容呢!正好做个面膜。」母 亲调皮的说。 看到母亲这样说,我也开玩笑似的说道:「那我再射点!」 却见母亲收起调皮,转为严肃,「还要射?身体不要了啊!」 ……

   【完】[ 此帖被manma在2019-01-08 06:27重新编辑 ]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姐姐来我的床上睡 下一篇:继母与童男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